12.31
2018
日式款待哲學遇見台灣奉茶文化 ─ 新純香 款茶舖
知情人士都知道,新純香款舖有個奇特的光景:約莫早上九點半左右,鐵捲門拉起一半,就有日本客人候在門前,接著十點一到,他們陸續進入店內,試茶品茗、挑選各式茶品,店員們用流利的日語為顧客說明茶葉相關訣要。這樣的細語交流,平凡而蘊藉的故事,彷彿二泡茶般的在這意趣縈迴的空間裡舒展開來……。
 
在此,舉幾個溫馨的實例。
其一、須田先生是派駐台北的日商職員,經過數年以後,他從駐點職員變成了台灣女婿,並在台灣組成了家庭;出於這段人生經歷,他稱呼新純香創辦人--王昭瓔的媽媽為「お母さん」(日文:媽媽。其二、木根紫小姐多年前,跟隨派駐台北市的丈夫來台,很熱愛台灣的生活,返回日本以後,她逢年過節總會帶著日本的新米來店裡,讓店內員工分享日本米的美味。其三、山崎純代小姐的台灣之行,充滿了傳奇色彩。她原本是來台北尋找曾祖父於日治時期的青春記憶,經由王昭瓔的幫助下,幸運找到了祖父當年就讀的學校,更奇妙的是,她亦找到了自己的歸宿,與台灣男性結婚生子,成了名符其實的台灣媳婦。此外,王昭瓔每年收到從世界各地寄來的問候,這些祝福之情,在某種程度上,足以說明新純香茶舖店主的好人緣。
 
一杯好茶、一碟茶食,是新純香款茶舖招呼來客的基本款,每位遠道而來的客人,在茶席裡既品茗也品味著人生。從這個意義而言,台灣好茶、茶香所串連起的,不止跨海交流的情誼,更多的是如茶湯般澄澈的互為鑑照的誠意。
 
旅人在台北的家
 
確切而言,店主王昭瓔有著波瀾不驚的生平。她從小跟父母分隔台灣日本兩地生活,在她九歲的時候,媽媽遠赴日本求學。因此,對她來說,真正的幸福團圓,是由媽媽返台之後才開始的。從那以後,開設新純香茶舖亦是出於偶然因素。當時,王昭瓔的姨丈在台北市做茶行生意。某日,姨丈向王媽媽提議,何不開設一家茶行分店?這樣一來,媽媽既能照料孩子,又有工作收入。於是,初登茶葉之門的新純香,就這樣在日本人聚集的六條通誕生了。王昭瓔的媽媽深受日本文化薰陶,能用流暢的日本話講解台灣茶的堂奧,正是由於她秉持日式款待的哲學精神,並融入台灣濃濃人情味,漸漸地建立了好口碑,也就是說,新純香的佳話就是由這位單親媽媽堅強撐造起來的。
   
王昭瓔回憶道,她每天放學以後,和妹妹一起趴在茶櫃上寫作業、挑茶梗、喝喝茶、吃晚餐……,對她而言,這平凡的日子和最幸福的童年記憶,都在這茶舖裡。對第二代經營者王昭瓔來說,茶舖就是家庭。王昭瓔也到日本的國立大留學,學習日本語文學。她回到台灣以後,繼承媽媽的茶舖事業,延續著誠懇待客的經營之道,她誠意招待每個上門的客人,如善盡地主之誼,因此無形中與客人們建立起情誼,從初訪的新客,變成了熟稔的顧客,從熟客變成如朋友和家人。借用茶湯的比喻,那種感覺很像琥珀紅深的蜜香紅茶、蜜黃透亮的大禹嶺烏龍、澄澈透橘的東方美人......,一杯接著一杯說下去的故事,傳承著六條通母女三人的幸福茶事。
 
喝了喜歡才帶走
 
或許正因為王昭瓔和媽媽待客謙恭有禮,以流利的日語細緻地講解台灣的茶事,給日本顧客留下深刻的印象,因此店裡的日本顧客增多起來,高達八成之多,雜誌和電視台陸續來採訪。對此,王昭瓔謙虛地表示,她援引了日本茶聖千利休的說法:「假如你沒有純潔的心,即使你清潔雙手,為你的用具抹去灰塵,一切也是徒然。」事實上,這番話道出日本茶道款待哲學的精神,不在於追求完美的技巧,而是一顆純正的心。簡言之,她們母女二人都在體現著這種可貴的理念。
自從王昭繼承了新純香之後,其乗持的日式款待哲學的精神,富有台灣溫馨的奉茶文化,使得這茶舖變成了小型的日台文化交流平台,茶席間的話題,更是從茶葉延伸到歷史、文化、旅遊等等。上門的客人不只來新純香問茶尋壺,更找到了智識的知音。近年來,香港、澳門、中國大陸與韓國的遊客漸增,新純香的員工們更扮演著推廣台灣文化的角色,專業介紹台灣各種茶事,更促進文化交流。
 
 
 
一般而言,茶行的選茶過程通常是讓茶客們聞香挑選,過程較為簡略,但是在新純香款茶舖,店主認為,客人必須親自試喝,方能判斷自飲的口味。從泡茶的技巧、茶的特色,到搭配什麼樣的茶食為好,在這方面,店主王昭瓔都不藏私地分享。每一套專屬的試茶都是依照不同茶客的喜好而設,旨在讓每位茶客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茶香。簡言之,選茶、試茶,過程就是一種品味和享受,直到喜歡的才打包帶走。因此,有新純香的老顧客這樣說:這裡(新純香)不只有佳茗好茶,還有天涯相依的人間溫情!